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聚精华于此,赏众家之长)

 
 
 

日志

 
 

罗永浩:一个企业家的谦卑与骄傲  

2015-03-31 08:15:28|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锤子科技的官网上,是这样一行置顶的文字:“对于美的分歧,只存在于非专业人士当中。”文字的上方,是Smartisan T1手机在近一年时间里所获得的知名奖项。



罗永浩在Smartisan T1手机发布会上。


iF国际工业设计奖的金奖、星火国际工业设计大奖的银奖、G-Mark国际工业设计奖,以及极客公园颁发的中国互联网年度创新产品大奖。


用这些公认含金量颇高的奖项,“打脸”那些没有根据地喷T1手机的人,应该是足够权威了。而这句颇为自信的话背后,则有着罗永浩一如既往的桀骜。


自从去年12月6日之后,变得谦卑和莫言之后的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开始部分地“妥协”。他说他背后既是几百名员工,还有他们的家庭。他还说,他的“不专业”让他的同事和支持他的人背负了不该有的骂名。于是,实话实说的“任性”从那一刻起成了过去时。而在更深层次,罗永浩考量的是将全身心都放在他堪称“生死与之”的事业上,也就是站在科技与人文的路口,去改变人们的生活以及世界。


不一样的企业家


中国经济信息:在做手机之后,在微博和演讲里,您自称为“企业家”的频率越来越高。很多人当笑话听,但了解你的人都知道你是“当真”的。想知道您是怎样定义企业家的?和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家或商人相比,有哪些不同之处?


罗永浩:没什么不同之处,只是叫“企业家”会更好听一些,中国人是有传统经商思想的,所以说“商人”让人感觉有些贬义,说“企业家”更体面一些,其实没什么,只是做企业的人。在国外,以 ist 结尾的,比如说科学从业者,都是“者”,但在中国说“科学家”,好像必须在这个领域非常有建树、有造诣,才能称为某某家,所以企业家也是类似的道理,他只是听起来好听,其实如果还原它这个词的本质的话,就是做企业的人。



罗永浩说,一想到公司几百个员工及站在他们背后的家庭,就再也“任性”不起来了。图中为锤子科技部分工程师、设计师和产品经理。


中国经济信息:如果选择一个标杆的话,你想成为一个像谁那样的企业家?


罗永浩:从研究产品的方向上,我希望是乔布斯那样的企业家,但是从企业的价值观和对这个世界的意义来讲,我希望成为拉里·佩奇那样的企业家(Google CEO)。


中国经济信息:除了锤子科技CEO之外,在很多场合您都称自己为产品经理。您认为一个产品经理应该是怎样的?


罗永浩:我认为产品经理可以是任何样子的,只要他有一些天分,在后天上可以付出足够的努力也有意愿把产品做好就行了。因为我见过很多优秀的产品经理,他们是千差万别的,除了对做好产品,打磨好产品的细节这件事本身比较执着以外, 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


中国经济信息:“自己做企业,不是说每一个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就怕不知道自己的短板”,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意识的?

  

罗永浩:很早就有了,我过去家里的水、电、煤气,都是等到停水停电的时候才去补交费用的人,所以我是一个条理性比较差的人,我后来解决这些问题是通过结婚。这给我的启示就是在生活和做事情的时候,你的短板可以通过找一个人来解决,所以我要做企业,我第一件事想要做的就是找一个执行力很强的人,把日常工作先解决了,保证这个企业在运营上不会出现特别大的问题。

  

中国经济信息:您在演讲时提到了《格拉德威尔》的逆转,认为书里讲述的“小机构怎样战胜巨人”非常适合现在看。格拉德威尔说他这本书是献给“真正的弱者”的,你内心里应该从来不把锤子科技以及您自己看做是弱者吧?

  

罗永浩:当然,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弱者,但客观上我们的公司确实规模比较小,所以很多大机构做得非常好的方面,我们懂它的原理,但目前确实没法开展,这也是事实。

  

中国经济信息:当你的员工、同事不理解你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罗永浩:他们偷偷不理解我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公开表示不理解的时候实际上很少发生,但如果发生了我肯定会和他们积极沟通。多数时候我们沟通后的结果是非常理想的。

  

本不想做精神导师

  

中国经济信息:从作为学生在新东方上课时期就从一些励志书籍,或者一些优秀的人身上汲取力量,比如您常举的光武帝手下的吴汉将军。你认为自己是强者吗?自我衡量的标准是什么?

  

罗永浩:我认为我是一个内心特别强大的人,我们理解“强者”这个概念在现代社会里基本上就是从精神和心理上讲的,跟身体应该没有太大关系,我现在身体就比较虚。我认为自己是强者,我的自我衡量标准是我发现,多数人在跟我承受差不多的折磨和打击的时候,是崩溃了的,所以我是通过比较得出我是一个强者。

  

中国经济信息:你的经历和演讲对很多粉丝起到了励志的作用,你推荐过的书销量不止翻番,影响了更多的读者,你是否把自己看做是一个人生导师?

  

罗永浩:这是我比较尴尬的地方。我自己从来没把我看作过人生导师,但显然我是被一些年轻人当成了人生导师。 事实上这给我带来了困惑, 虽然我不像某些职业人生导师那样整天贩卖鸡汤,但确实是被相当一部分的年轻人当成了人生导师,导致我生活上会对自己有一些自我约束,比如说有一些场合我就不太敢去,或不太好意思去。

  

中国经济信息:你已经拥有1000万以上的微博粉丝,你希望你的粉丝具有怎样的素质以及人格?

  

罗永浩:任何一个群体,当它的数量达到一千万以上的规模的时候,我对它就不抱任何希望了。我对他们唯一的奢望是,我希望别人如果跟我有了争执的时候,不管谁对谁错,我不希望他们以特别恶劣、特别丑恶的样子去支持我,辱骂对方,这只会让我感到难堪。但我知道,这基本上是一个奢望。

  

中国经济信息:如果让你形容自己,你会使用哪些形容词?为什么?

  

罗永浩:基本上都是特别特别过分的褒义词,所以我就不展开了。

  

“我对此不发表看法”

  

中国经济信息:你进入手机制造领域之后,看到的行业现象和你之前想象的一样吗?

  

罗永浩:基本上和想象差不多,基本上对这个行业没有特别想说的,尤其考虑到我现在是这个行业的人了,就不对别人展开臧否和评价了。

  

中国经济信息:尽管直到目前锤子科技都还称不上是一家在商业上有多成功的公司,它客观上改变了行业里的某些风气,揭露了一些潜规则。比如相对于那些标榜5寸的手机,锤子明确是4.9寸,比如对供应商的遮遮掩掩,锤子则光明正大地进行宣传;还有像坚持使用正版等等,您能分析一下这样做的理由吗?

  

罗永浩:其实就是价值观的问题,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中国经济信息:最近陈正道导演的《重返20岁》正在上映,里面有一句台词让人印象深刻:“如果重来一次,你会怎么选?”,不止是这一年来,从你在微博上宣称要做手机以来,就一直在被谩骂和质疑中走来。如果让您选择回到2014年的5月20日,你的想法和做事方式会有所改变吗?

  

罗永浩:当然会有所改变,从事任何一个行业,特别是从事一个新的行业,一路走过来的时候一定会犯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错,如果事先知道这些,肯定会改,但尴尬的地方在于,如果别人给你事先讲了或者说了这些东西,是不能阻止你犯错的。这个在商界也是一个很著名的理论,就是说前辈们总结的经验、掉过的坑讲给你,不会让你真正避免这些错误,你还是会犯错,但你听到这些经验还是有价值的,当你听过,并且犯错之后,你会学得非常深刻,如果你没听过,只是掉一次坑,你还不知道为什么掉坑,这也是经常发生的。

  

所以学习和预防总是有意义的,尽管预防效果总是很糟糕,但对日后改进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中国经济信息:当你在说“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对历史不发表真实看法”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罗永浩:我对这个问题不发表任何看法。

  

有一种气质叫“天生骄傲”

  

中国经济信息: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有分析人士说魅族越来越像小米,当小米越来越像三星……,抛开这些不谈,你认为锤子科技除了在细节、软件的创新之外,有哪些模式(气质)是自己拥有而别人不具备的?

  

罗永浩:最重要的是品牌形象,和这个品牌形象所赖以建立的价值观。这些特质在其他企业身上是看不到的,而所有的消费到最后感性因素一定占据很大一部分。比如我们的 Smartisan OS 手机操作系统获得了“2014 中国互联网年度创新产品大奖”和“最佳用户体验奖”两个奖项,这个奖项是由五百名产品经理及专家评委评选出来的。而我们的硬件至少获得了3项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奖项。

  

所以在做好产品之外,在营销上其实我们是花费了很大力气去建设一个品牌和塑造它的价值观,使用户对它产生一个情感与价值观上的认同,这些东西是我在中国其他的手机企业里看不到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创业团队的基因决定的,它不是一个拙劣的模仿可以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我对已然是一片红海的智能手机市场依然保有乐观和自信。

  

中国经济信息:不论是搞定供应链还是说服钱晨博士等加入锤子科技,对于一家新厂商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你做到了。你认为一个人的个人魅力对于创业的意义有多大?能通过你个人的经验详细谈一谈吗?

  

罗永浩:我认为一个人的个人影响力对企业的意义还是有的,但是千万不能过于自恋或者盲目地认为它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当初小米刚开始做手机的时候,有一次雷军和黎万强约我去小米公司和他们聊一聊,我就去了,到那之后,我在小米公司前台旁边的休息室等他们,由于他们前台的人和里面的员工放风,导致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内,有差不多100个小米公司的员工过来和我合影,都自称是我的粉丝。这导致我大概在半年多以后,自己开了公司,就很自恋地想,我开了公司这帮家伙不得全都跳槽过来,但到现在为止,我们公司从小米跳槽过来的人只有两个,而且他们是来自小米公司并不重视的部门。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千万不能太自恋,太依赖这些东西。

  

中国经济信息:天猫、京东上,T1的好评率要远远超过大部分其他的品牌。

  

罗永浩:我们的好评率是比较高,但其实从百分比上来看,和其他品牌并没有拉开多大差距,更谈不上远远超过。但我们确实收到了大量非常诚恳的长篇幅用户好评,这可能对于其他厂商也是比较少见的。

  

中国经济信息:“一个年度最具话题性“的手机,竟然在一年时间里只卖了20万”。你心里怎么想?平衡吗?

  

罗永浩:严重不平衡。但我们自己搞不定供应链和生产问题,导致出现这种尴尬局面,只能认了。明年我们会采用屯好足够的产品再开发布会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经济信息:很多您的粉丝并不担心锤子科技可以生产出中国最好的手机,但担心的是个性的锤子科技怎样把手机卖出去, 未来在这方面会怎样做?

  

罗永浩:我们从来不担心能不能把手机卖出去,我们之前的问题一直出在把手机生产出来的环节,这些方面我们今年解决了供应链和生产问题之后,我们会做一些示范性的营销和传播给大家看。请关心锤子科技的人放心。

  

中国经济信息:到T2正式发布之前,锤子科技在资金、人才方面有问题吗?

  

罗永浩:没有问题,有问题实际上我们也不会讲。但确实没有问题。

  

中国经济信息:现在的你,面对那些纷至沓来的误解、毁谤和谣言,是如何自处的?

  

罗永浩:我已经习惯了。我已经是一个资深的刀枪不入或至少是假装刀枪不入的企业家了。

  

中国经济信息:在演讲之后你“沉默”了许多,大家说罗永浩成熟了,你是怎么想的?

  

罗永浩:对于这个问题,退休后我一定会说脏话的,请大家放心。

  

中国经济信息:除了大家能够从微博上知道的以外,最近你还做了哪些对锤子未来比较重要的事情?

  

罗永浩:我们这个行业比较讨厌的地方是,对于未来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什么是可以对外界讲的,必须保密。我之前也跟媒体讲过很多次了,其实我非常讨厌这一点,但没有办法,这也是行业性质导致我行为上必须要受到一些约束。


中国经济信息: 当一个人的知识体系或逻辑能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哪怕是犯了一点错他也能够自圆其说,并且能够被信服。比如,某些大企业的公关。大多数网友也认为你具有这样的能力,但我发现从你创业的一开始,无论是做学校还是做手机,都是选择直接面对问题和说实话。你的底气在哪里?

  

罗永浩:简单地说,就是天生骄傲。

  

中国经济信息:每一个新的阶段,你都会反思前一阶段做过的事情。像《秋菊男》里对一个父亲的“侮辱”,比如对做手机时坚信能做出来就能量产的回顾……您认为试错疑惑反思这些特点,是你的性格使然吗?

  

罗永浩:我做企业家之前的另一个身份是知识分子,自我怀疑、自我反思,是知识分子的基本功。

  

中国经济信息:在你饱受质疑的时候,很多人都坚信你会走得比现在更远。今天回看,你认为锤子科技发展到今天为止,最大的“战略失误”是什么?

  

罗永浩:我认为我们做企业的这两年班时间里,大大小小的失误是很多的,但是大的战略方向上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失误,我们的问题主要是出在供应链和生产上。

  

本是一个知识分子

  

中国经济信息:记得你说过“我他妈是个诗人,沦为教师”,你怎么看待你所从事够的这些职业:商贩、教师、校长还有企业家?

  

罗永浩:我现在最喜欢的是目前所从事的职业,在我从事其他职业的时候,过程中我还是非常享受的,你做的每一份工作都比上一份工作更喜欢,从这个角度讲,我是很幸运的。至于说诗人沦为教师,我并不认为诗人比教师牛逼,但这个社会通常认为诗人比教师酷一些,所以我就是在课堂上这样调侃了一下。

  

中国经济信息:你还留有最初发表过的诗歌和散文吗?都是写什么的?

  

罗永浩:当然,全都保留了。我们这些没有成事儿的作家,大部分都很拿自己曾经写过的那些东西当回事儿,那些大作家经常书稿找不见了,喝酒去了,是很帅的。但像我这样的,真是每一篇都舍不得扔,早年都是手写的,后来都是扫描成图片放到电脑里备档。

  

我年轻时写的基本都是无病呻吟,实际上那时候我身体好得很。

  

中国经济信息:别人谈到你,理想主义和情怀是难以忽略的成分,你怎样解读理想主义和情怀?

  

罗永浩:“理想主义”这个话题太大了,我在这里就不说了。但“情怀”这个词,我觉得我挺对不起它的。因为在汉语里这本来是一个很美好的词,但我在发布会时说起它,其实一共也没说两回,但是被黑我们的人用来说了一年之后,汉语里的这个词生生给毁了。我们可能不是故意的,但我们确实把汉语里一些美好的东西毁掉了,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我挺对不起这个词的。

  

另外,我还认为中国所有做性用品的厂商也应该对“情趣”这个词进行跟我一样的反思和道歉。

  

中国经济信息:那么,你已经成为一个企业家了,赚钱在你的追求里排第几位?

  

罗永浩:从职业的职责和义务上讲,赚钱永远是第一位的。但从个人的角度上讲,其实钱对我的生活早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中国经济信息:在北京没车没房,但你捐过的钱也达到了千万级别了,怎样想的?

  

罗永浩:这个金额肯定没有到千万,我在牛博网组织捐款捐过200多万元,我个人捐款比这个稍多一些,加在一起也是几百万元而已。

  

至于怎么想的,我查过基因,我的基因是高度利他型的,帮助别人会得到愉悦。

  

中国经济信息:您一直说锤子的初心是做像iPhone那样伟大的产品,并在有朝一日超过它。在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之后,这个初心有所改变吗?

  

罗永浩:没有改变。但将来实现这个理想,一定不是在手机上。因为 iPhone 是在智能手机基本上没有做出一个像样东西的荒地上颠覆性、革命性地推出了这样一个产品,我们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是以手机为起点的,可能志向上要比这个远大得多,在未来可能替代手机的产品上,我们已经在做一些学习和调研了,如果有一天我们成为了一个像苹果那么伟大的企业的话,一定是在手机之后的革命性产品上实现的,这个初心是从来没有改变的。

  

中国经济信息:我记得在T1产品发布会后,“好奇心”发布了您比较满意的那篇文章,文后有一条评论说的是对您的一种“冀望”:“去美国用英语开手机发布会!好帅气!!”

  

罗永浩:这个已经在准备了。我在新东方教书一直都是教 GRE 的,严格地讲,GRE 考试不是考英语,而是用英语来考语文、数学、逻辑的这样一门考试。所以我在那儿讲课的时候,题目是英文的,讲解全是用中文,所以我的口语是不怎么样的,但是如果要去美国开拓市场的话,我肯定会用香港演员去好莱坞发展的方式,找一个职业的演讲和口语训练教练,用3-6个月突破一下。

  

中国经济信息:从品质之外的一些参数考量,我们可以说锤子科技输在了起跑线上吗?

  

罗永浩:T1 的生产和销售状况肯定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这么说很难听,但这是事实。

  

中国经济信息:你认为,现在的锤子科技现在走上正轨了吗?为什么?

  

罗永浩:作为一个新兴的企业,我们只能说它在走向正轨。

  

中国经济信息:如果让你和这个世界谈谈,你会以怎样的姿态进行这场谈话?

  

罗永浩:心里很横,但假装很谦卑。

  

中国经济信息:你现在每天的作息安排是怎样的?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罗永浩:基本上还是没有规律,但我在努力尝试有规律的生活。基本上没有生活,全是工作。但是因为我老婆刚好特别懂事,她会自己找一些开心的事情来做,但这基本上是运气,不是我努力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